外媒:换个算法俄罗斯相当于德国美国才是制裁真正受害者

创立于2009年的《Tablet》是一份发布新闻、思想和文化评论的在线杂志。《Tablet》的这篇文章援引法国经济学家雅克·萨皮尔(Jacques Sapir)的话指出,西方造成这种误判的主要原因,是忽视了俄罗斯在全球基础产品生产的重要地位,还简单地将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(GDP)换算成美元与他国进行比较,低估了俄罗斯的经济实力。

文章指出,根据购买力平价(PPP)计算,俄罗斯经济规模其实与德国相当;而且一旦降低服务业在全球经济重要性中的比重,俄罗斯经济规模甚至超过德国,与日本相当。后两种计算方法显然更具意义,因为购买力平价考虑到了生产率和人均资源使用状况。而在诸如战时这样的紧要关头,服务业根本无法像工业那样给人们带来生产生活的必需品。

文章回忆道,包括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在内的很多人都以为,俄罗斯经济对他们而言无关紧要,从经济规模上看俄罗斯只是一个“不起眼的欧洲小国”。然而,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在2019年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俄罗斯在欧洲、中东和东亚不断扩大外交和地缘政治影响力,一个经济规模仅与西班牙相当的国家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?

西方如此严重的误判一个经济体对于全球的重要性,这是很罕见的。法国经济学家萨皮尔直言,“俄乌冲突让我们意识到,俄罗斯经济比我们想象中重要的多。”

事实上,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,购买力平价是大多数国际机构青睐的衡量标准。当根据购买力平价来衡量俄罗斯的GDP时,很明显,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实际上更接近德国(俄罗斯约4.4万亿美元,德国约4.6万亿美元)——从一个有点不景气的欧洲小经济体,到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和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,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差异。

显而易见的是,到了紧要关头,比起娱乐或金融服务这样无形的东西,人们生存所需的食物和能源才更有价值。像Netflix这样的公司的市盈率比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公司“雀巢”(Nestlé)高出三倍时,这更有可能是市场泡沫的反映,而不是现实的反映。尽管Netflix提供了很棒的服务,可是只要世界上还有大约8亿人营养不良,“雀巢”就会体现出更多的价值。

以上例子说明,俄乌冲突让人们意识到,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把现代经济中“过时”的观念视作理所应当了。比如被人们高估的服务和科技,它们的价值最近在暴跌;而工业和大宗商品价格却在飙升。

萨皮尔估计,俄罗斯在全球贸易流动中“可能占到15%”。例如,虽然俄罗斯不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,但它一直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,甚至超过了沙特阿拉伯。其他许多基础产品也是如此,比如世界上最重要的粮食作物小麦(俄罗斯控制着全球19.5%的出口)、镍(20.4%)、钢胚(18.8%)、铂(16.6%)和冻鱼(11.2%)。

俄罗斯在许多基础商品的生产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,这意味着,与世界其他几个国家一样,俄罗斯在许多方面都是全球化生产链的关键。与对伊朗或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实施“极限制裁”不同,试图切断与俄罗斯的联系很可能导致全球经济的戏剧性重组。

但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进行调整,中国经济在2021年达到了近27.21万亿美元,相比之下,欧盟为20.5万亿美元,美国为23万亿美元。

文章称,俄乌冲突和太平洋地区的紧张局势,正在推动世界分裂成类似冷战的政治经济集团。在冷战初期,西方占全球GDP的50%以上,美国主导全球制造业,每年有巨大的贸易顺差。然而,如今的西方的主要对手在某些方面比冷战时更强大。

因此,在我们热情地拥抱新的铁幕之前,有必要停下来考虑一下,世界上有多少国家会自愿站在我们这一边。我们所认为的“西方”国家——出于意识形态和历史原因,以及经济和军事上联系——无疑仍相对团结。但西方国家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3%左右,中国和俄罗斯加起来约占20%。这使得大约三分之二的人类处于“不结盟”状态。而大多数人都希望保持这一立场。如果我们强迫他们选择立场,我们可能会面临许多意外的结果。

然而,那些拒绝参与对俄制裁的国家,现在正利用这个机会从俄罗斯大幅购买折扣能源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Leave a Comment